• 新華網 > > 正文
    2021 07/ 21 09:21:27
    來源:上海證券報

    A股董監高短線交易眾生相:有人100股“買著玩” 有人“玩火”被立案調查

    字體:

      部分公司董監高或其家屬短線交易案例

      今年以來,A股市場有約160家上市公司董監高或其家屬發生短線交易。多數當事人將短線交易歸咎于“烏龍指”,并聲稱交易股票是自主獨立判斷,不存在內幕交易等情形,但部分案例的“巧合”和“精準”引人猜疑。在業內人士看來,短線交易的懲戒標準應進一步明晰。

      隨著注冊制改革演進、市場活躍度提升,A股市場的短線交易也頻繁出現。據初步統計,今年以來,A股市場有約160家上市公司的董監高或其家屬涉及短線交易。

      多數當事人將違規原因歸咎于“不熟悉規則”或“操作失誤”,但其中多個案例值得探究。有的當事人一段時間內頻繁觸及短線交易,遲遲未予公告;有的當事人精準潛伏,3個交易日盈利38%后“閃撤”。

      據統計,新證券法實施以來,福成股份、南大環境等公司的“關鍵少數”因涉嫌短線交易被證監會立案調查,顯示監管力度在持續加碼。但短線交易案例的懲處實踐中,尺度尚待進一步明晰。

      高管親屬違規多發

      今年以來,A股市場有約160家上市公司董監高或其家屬發生短線交易。除了董監高本人,其家屬“私下”買股構成短線交易的不在少數。主要理由是,當事人不了解作為董監高家屬買賣股票的限制性規定。

      其中一些“100股”案例,大概率確因當事人不熟悉規則。比如,寧波色母6月28日上市后,董事、高管陳忠芳的配偶萬世君在7月1日買入100股,7月2日賣出100股,此次交易虧了299元。萬勝智能實際控制人之一周華的配偶陳蔚于7月6日買入100股,次日賣出100股,短線交易所得5元。*ST百花董事長鄭彩紅的兒子閻政鵬,4月7日買入公司股票100股,4月13日賣出,未獲利。

      多家公司獨董的親屬也涉及短線交易。4至6月,日豐股份獨董韓玲的女兒何凇揚發生短線交易,涉及金額約8萬元,盈利3116元。公司稱,何凇揚早期于國外留學,剛剛回國,未掌握相關交易規定,也未就買賣股票事項征詢韓玲的意見。

      也有董監高的親屬,在股票行權后賣出股票構成短線交易,致使“股權激勵收益”清零。道氏技術監事余祖燈、何祥洪兩人各自的配偶,通過股票期權行權于6月底買入股票,數日后賣出部分股票,構成了短線交易。其中,前者計算短線交易收益8.45萬元,后者收益2.56萬元,之后兩人均將收益上繳給了公司。樂普醫療董事王其紅的配偶,因買賣公司可轉債構成短線交易,所獲3868.54元收益全數上繳公司。

      不過,有些案例很難以“不了解規則”的理由服眾。比如,ST安控6月公告了董事劉偉之母俞銀仙的短線交易行為,其于2020年8至11月頻繁買賣,多次構成短線交易,成交金額合計達數百萬元,獲利16.3萬元。這一違規事項,在10個月后才對外披露。

      根據證券法第四十四條的規定,上市公司持股5%以上股東、董監高構成短線交易的,所得收益歸公司所有,公司董事會應當收回其所得收益。其中所稱董監高人員及自然人股東等,包括其配偶、父母、子女持有及利用他人賬戶持有的股票等。

      據此,前述案例中短線交易獲利的當事人,均將收益上繳給了公司。

      增減持過程中“手滑”

      另一類較普遍的情形是,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或董監高在增減持股票的實施過程中,出現了“烏龍指”,反向交易股票,構成了短線交易。部分當事人因此提前終止了減持計劃。

      德恩精工實際控制人、董事長兼總經理雷永志,就是在增持過程中因誤操作導致短線交易。此前,雷永志基于對公司未來發展的信心,計劃自2月5日起6個月內增持不少于2000萬元、不超過4000萬元的公司股份。5月26日至7月6日,雷永志按計劃買入55.63萬股公司股份,占公司總股本的0.3793%。但一不小心,7月6日雷永志誤操作賣出公司股份5000股,構成了短線交易,收益為-175元。

      德恩精工董事王富民也“忙中出錯”。他在6月9日至7月2日減持公司股份197.46萬股后,于7月2日因誤操作買入2萬股,導致短線交易,收益為-42060元。之后,王富民提前終止了減持計劃。

      三維通信實際控制人李越倫在實施減持的過程中,因操作失誤于7月13日買入1萬股,500元獲利上繳的同時,也宣告了此次減持計劃的終結。合縱科技董事張仁增7月16日在減持股票的過程中買入了100股,減持計劃也畫上“休止符”。

      此外,利爾化學副總經理劉惠華3月兩次增持了公司2.5萬股股票,7月6日因操作失誤賣出了1400股股票,構成短線交易。江蘇國泰董事長張子燕,5月17日增持公司股票的過程中,因操作失誤賣出1萬股,6850元收益上繳給公司。

      “董事長、實際控制人對短線交易相關規則肯定是比較清楚的,但因其個人股票賬戶很多時候通過工作人員管理操作,確實存在工作人員不小心操作失誤導致短線交易的情形。”浙江一家上市公司董秘表示。

      親屬步調不一致,也會踩線。比如,東華測試董事兼副總經理陳立及其親屬陳祥邦于2020年11月9日至今年1月4日買賣公司股票,構成了短線交易。其中,陳立正在實施股票減持計劃,但其親屬陳祥邦卻實施了買入交易,按照規則也構成短線交易,獲利4375元上繳公司,兩人共同承諾1年內不再進行減持。

      懲戒尺度尚待厘清

      多數當事人將短線交易歸咎于“烏龍指”,并聲稱交易股票是自主獨立判斷,不存在內幕交易等情形,但部分案例的“巧合”和“精準”引人猜疑。在業內人士看來,短線交易的懲戒標準應進一步明晰。“哪些情形出具警示函,哪些情形立案調查,應該統一標準和口徑。”

      上市公司“關鍵少數”的親屬在敏感期內短線交易股票,更易引人浮想聯翩。海源復材實際控制人甘勝泉之女甘琳,7月14日買入1100股股票,7月15日買入1000股并賣出1100股,7月15日海源復材恰好披露了半年度業績預告,這很難讓人理解為“巧合”。

      啟明星辰董事、副總經理、財務負責人張媛的配偶高一波,6月16日至7月2日連續買入公司股票,6筆交易合計成交額達170多萬元,7月13日賣出1萬股,成交額34.2萬元,獲利6.19萬元,該筆交易收益率達22%。巧的是,啟明星辰預約8月12日披露半年報,并于7月15日披露了半年度業績預告。

      部分案例中,當事人買賣的精準度堪稱“神機妙算”。比如,*ST邦訊獨董羅建鋼的兒子楊楊,5月短線交易獲利達15.66萬元,彼時公告稱當事人尚未上繳收益款。耐人尋味的是,楊楊在5月7日買入15.89萬股,5月11日全部賣出,間隔僅3個交易日,隨著公司股價短期內大漲,其收益率高達38%。

      值得關注的動向是,新證券法實施后,出現多起因短線交易被證監會立案調查的案例。7月5日晚,南大環境披露,因董事、高管董迎雯的配偶秦紅衛在2020年8月28日至10月28日買賣公司股票涉嫌短線交易,證監會決定對董迎雯立案調查。南大環境2020年8月24日上市,據此前公告披露,秦紅衛累計買入、賣出的金額分別約200萬元,短線交易所得收益5990元已上繳公司。

      6月,福成股份實際控制人李福成因涉嫌短線交易被證監會立案調查,經查,其短線交易情形發生在2018年,河北證監局最終對李福成給予警告,并處以8萬元罰款。2020年,華菱精工、華星創業、德創環保等公司高管也因涉嫌短線交易被證監會立案調查。滬深交易所也對短線交易相關主體實施了出具警示函等處分措施。

      “目前,監管部門對短線交易等違法違規行為的監管力度在持續強化,但不同的短線交易案例具體對應何種處罰措施沒有明確的量化標準。”有投行人士表示,短線交易的動機確實很難判斷,對于一些市場關注的案例,需要監管部門從當事人身份、交易規模、是否處于敏感期等相關信息,作出進一步調查認定,提升監管威懾力。

    【糾錯】 【責任編輯:高暢 】
    閱讀下一篇:
   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91127676973
    国产乱子伦